萤火之夜​​​​——酉时

这是一张东卷图所引发的脑洞,想看东卷二人经营温泉旅馆,好想舔小卷老板娘还有帅气的东堂老板,但没有找到这样的粮食,就只好自己动手了。构思过程中不知为啥和妖怪设定混在一起,而且还加入了山坂。(这一定是我对爬坡组的爱) 嘛,反正就是自己乱七八糟想的东西,也不知会写多长。

==============================================

萤火之夜


酉时

夏日的山间,枝叶婆娑,阳光透过叶间的缝隙照射到石面上,使石面滚烫。尽管已经临近黄昏,太阳的热度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弱。


此时的荒北正刚刚从美梦中醒来,时间正好使用下午茶并且准备今晚的晚餐。他不慢不急地向附近的一条山涧走去,他已经在这一带划下了地盘,不会有不识相的人来侵犯他的领地。


但当他来到河边时,他还真的发现了两个不识相的人在他的领地里捕鱼。

”喂!这里是本大爷的地方!你们新来的?!“他大声吼道,并且看到那个蓝色头发的家伙手上的鱼重新回到他的领地里。


”不好意思,我们并不知道这里是你的领地。“蓝色头发的人不好意思地用手挠了挠后脑勺,面带笑意地道歉。


"啊?我看不出你有道歉的诚意。”荒北走到河边,仰头下视,盯着真波,眼角发现还有一个人黑色头发的男孩,正担心地看着他们。


”话说,你们两个人类的屁小孩来这里干嘛?”


”其实是我们在这座山里迷路了,正想填一下肚子。“


”原来是这样。“听完真波解释后,荒北思索了一下。


”想吃饭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别的地方,但擅自在本大爷的地盘开伙可不行!“说罢,就向二人招手,示意跟随。


真波走上岸来,迎着小野田担忧的目光对他笑了笑,”没事的,坂道君。“他熟悉地牵起了小野田的手,一如这段时间里所做的一样。


他们跟随着荒北的脚步进入大山的更深处。尽管前路未知,但小野田觉得只有真波在,就一定没事。


当太阳的圆弧触碰到绵延的山岭时,荒北停下了脚步,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宅院,很难想象为什么在荒山野岭之中里会有一样一个大房子,并且保持着生活的痕迹,而不是破败,荒草丛生。


"喂!东堂尽八!”荒北站在门前呼叫。


二人抬头一看,发现大门的牌匾上写着“山神"二字,笔墨异常的潇洒,潇洒到快要认不出的地步。


”来了!“


有人应声出门,是一个穿着胭脂红色大衣的长发男人,“吵死了咻,尽八还没回来。有什么事吗?”


“在山里面发现了两个人类的屁小孩,若是放着不管明天大概连骨头也找不着,所以带他们来你这里过一晚,啊啊,真是麻烦。”荒北烦躁地挠着头发。


“哟!这不是靖友吗?今天这么好兴致来找山神我吗?”众人背后传来爽朗的笑声,应是宅院的主人回来了。


“吵死了,谁有空来找你!"荒北看了看只剩下半边的夕阳,”既然东堂回来了,我先走了。“说罢,就用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消失了,只留下灰色的残影。


”这样就走了?“东堂疑惑地摸了摸下巴,瞬间出现在长发男人身后把他抱住”一天没见,小卷想我吗,小卷?“下一秒又发现了站在门口呆住的二人,”你们就是靖友找我的原因吗?“


”是,我和坂道君在山里面迷路了。“


”嗯……嗯!"


真波紧握小野田的手,像是在安抚小野田因为不安而发抖的身体。


“我们从主人那里逃出来了,没有地方可去,有怕被抓回去所以就逃到这山里面来了。”


“这样呀,那就给你们留宿一晚吧,山神大人我可是很慷慨的。”


“谢谢!”


“……谢谢。”


“你们两个跟着我来吧。”长发男人那有点怠倦的表情似乎和小卷这样带着上扬声调的可爱称呼有些不相称,眼角和嘴角下各有一点痣,衬着其碧中夹朱的的长发,妖艳至于更添几分清冷。


“没事了,坂道君。”真波的语气变得轻快,小野田也放下了一直紧绷的神经,身体也不再颤动,似乎是回应着真波的安抚,他回握住真波一直守护着他的右手,慢慢跟着随着碧发男人前进步伐而摆动的胭脂大衣,走进了这间深山大屋。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咻,我是卷岛裕介,那个聒噪的家伙是东堂尽八,这间房子的主人。“卷岛把他们二人领到一间宽阔的房间里,打开了对面的门,重峦叠嶂的开豁景象显现在真波和小野田的眼前。


”如果你们要泡澡的话,顺着这条走廊走到尽头然后右转就可以了。晚饭的话,一会儿会通知你们的。“


”那个,今晚麻烦你们二位了!“小野田向卷岛鞠躬并大声地对其道谢。


”哈,感谢的话过了今晚再说吧。“卷岛背向窗外的暮阳,摆摆手朝房子深处走去,只留下疲倦的二人。


“跟着我逃出来,坂道君会觉得后悔吗?”月夜下,在温泉的烟氲中,真波向泡得快要睡着的小野田问道。


“唉,当然不会。”小野田惊醒,眼神带着坚定,望向真波。“我从来没有后悔跟着真波君逃出来,与其在那个大宅里被没日没夜地看守,尽管过得还算舒适,但每次看到庭院里的孩子们打闹或是宅里的女工们说笑,我都觉得很孤独。明明从懂事开始就一个人,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懂得这种感情。自从那天真波君来了之后,这段时间是我这生过的最开心的日子,甚至想就这样一辈子和真波君在一起。“


小野田的眼睛开始泛起了水气。


”但我知道,这样来说对真波君是不公平的,你是自由自在的,而我只能一辈子在那里。所以,那天你问我要不要逃走时,我真的很高兴,终于可以自由地和真波君在一起。“哽咽着的小野田握住了真波的手,”也因为如此,希望真波君也不要后悔带我逃走。“


”我永远不会后悔哦,坂道。“真波抹去小野田的泪痕”把你救出来是我的任务,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也是我最重要的宝物,我再也不会把它丢掉了。“


真波抱住了小野田,温柔的话语当中带着决然。


”谢谢你,真波。“小野田也环抱着真波。


晴朗的圆月夜幕中,星光漫天闪烁,山间吹起了清爽的晚风,点点萤火穿过烟幕点缀起树丛来。


评论(2)
热度(20)

© 无限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